热门搜索:

遇到这种情况直接就让战堂上去把对方给包饺子了

时间:2018-10-26 21:09 文章来源:互联网

  “李圣儒啊李圣儒。”薛明凯阴沉沉的念叨着这个名字,而后说道:“现在的我你爱理不理,以后的我你高攀不起!等着吧,终究有你跪下求着我的那一天!”
 
    “五少,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看到薛明凯竟然要找杀手,女秘书不禁觉得有点慌了。
 
    “信义会不出人,那我就自己找!”薛明凯的眼睛里面全部都是很辣之色:“这一亿七千六百万,绝对不能白白损失了!我必须要把这笔钱给拿回来,把漏洞补上!”
 
    “那两个家伙,死定了!”薛明凯重重的砸了一下桌子,怒骂道:“我要把他们分尸,然后拿去喂狗!”
 
    …………
 
    “阿嚏!”
 
    苏锐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无奈的说道:“谁在咒我?”
 
    邵飞虎正对付着一盘烤肉串,瓮声瓮气的说道:“还用问吗,当然是薛明凯那个小鸡仔了。”
 
    “你怕不怕他报复你?他可是地头蛇啊。”苏锐笑眯眯的问道。
 
    “怕个毛线。”邵飞虎重重的拍了拍胸膛:“咱可是有组织撑腰的人,怕他个球?”
 
    听了这话,看着自信满满的邵飞虎,苏锐的脑海里不禁回想起那天和张玉干在首都军区食堂走廊里所说过的那些话,眼中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一点点“怜悯之意”。
 
    “唉,还口口声声的有组织撑腰,你知不知道,组织这次是要把你卖了还要让你给他们数钱!”苏锐在心中暗暗说道。
 
    “麻痹的,我今天算是开眼界了,这些富二代可真是任性,随随便便一出手就是八位数九位数,这才叫花钱如流水。”
 
    “别再想今天的事情了,一会儿找个地方睡个觉,明天我会给你详细的拳赛地址。”苏锐笑眯眯的拍了拍邵飞虎的肩膀:“呆在黑社会里使劲赚钱,然后等待着组织的召唤吧。”
 
    “没有任何问题,我会好好表现,争取早日回归队伍。”邵飞虎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看起来还真是一身正气,但实际是——兜里有了钱,腰杆就硬了。
 
    苏锐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知道,当邵飞虎踏上南阳的土地之后,等待他的就注定不是平静了。
 
    不,何止是他,就连苏锐自己,不也是一样吗?
 
    让邵飞虎一人找地方乐呵去了,苏锐开车带着张紫薇离开,一路上二人都没怎么说话。
 
    “怎么,有心事?”张紫薇看着苏锐沉默的样子,不禁握住了他的右手。
 
    她知道,苏锐今天是故意亮个相,挑起薛家对他的仇恨,只要对方出手报复,那么他就更有理由出手对付他们了。
 
    这个男人真的很不容易,任谁背负那么大的压力,恐怕都不会轻松。
 
    “还可以吧,略微有点头疼。”苏锐叹了口气,眼中却浮现出山本恭子的样子,床单上那一抹鲜艳的红色,到现在还停留在他的脑海里。
 
    本想把山本太一郎的小女儿给留下控制住,谁能想到自己竟然被人下了药,然后糊里糊涂的把对方给那啥了呢!这特么的算是什么破事儿!
 
    似乎是看穿了苏锐的想法,张紫薇轻声说道:“我的信堂已经回报了消息,山本恭子在离开了酒店之后,径直去了机场。”
 
    苏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没有多说什么。
 
    只要是个女人,这种事情都会对她们造成伤害,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看来山本恭子心里的阴影也不小,否则怎么会放弃那么重要的合作谈判,直接就返回了东洋?
 
    苏锐本来对山本恭子是没有任何的好感,根据以往的种种情报,这个女人心肠狠毒,哪怕让苏锐亲手杀了她,都不会有什么迟疑,可是,如果让苏锐再次面对山本恭子,不知道他能不能下的去手。
 
    张紫薇提醒的说道:“根据以往对山本恭子的判断来说,她有可能会恨极了你,如果你们下次再见面的话,她可能会对你下手,但是,不知道那个时候你的心肠硬不硬的起来。”
 
    苏锐自嘲的笑了笑:“这点事情我还是明白的,到那个时候,我就得做一个拔吊无情的负心汉了。”
 
    听到苏锐说的那四个字,张紫薇不禁捂嘴轻笑起来,俏脸之上都泛起了一层红晕。
 
    这就是爱屋及乌了,如果是别的男人在她的面前说出这样粗鲁的话来,恐怕张紫薇这辈子都不会再搭理此人,但说这话的是苏锐,那么一切就另当别论了。
 
    …………
 
    “五少,他们分开了,那一男一女估计在前往酒店。”
 
    就在苏锐他们车子的后方,一辆普通的大众朗逸在行驶着,副驾上的男人打电话汇报道。
 
    “那个菜鸟拳手确定和他们分开了吗?”薛明凯在电话那端的声音无比阴沉。
 
    “确定分开了,那个菜鸟拳手已经随便找了家酒店住下,我们的人已经记下了他的房间号。”
 
    停顿了一下,此人继续说道:“五少,没有那菜鸟拳手在旁边,我们要不要先对那一男一女动手?他们应该是没有功夫傍身的。”
 
    薛明凯的眼前顿时浮现出苏锐那嘲讽的笑容来,他当然会赞成对苏锐动手,这种让自己颜面大失的家伙,死一百次都不为过!
 
    颜面受损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苏锐带来的拳手邵飞虎把生死擂台的十个亡命徒全部打成了重伤,最轻的也是多处骨折,最起码得在病床上躺三个月以上!
 
    这些家伙可都是薛家擂台的吸金好手啊,如果三个月不能上场,他薛明凯要到哪里找人顶替?如果生死擂台都没人上场了,那么薛家的擂台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吧?
 
    这已经不是损失一亿七千万的问题了!
 
    想着这些可能发生的后果,薛明凯的眼神已经阴郁到了极点。
 
    “这个仇必须要报!暂且不管那个拳手,先把这一男一女给我搞定。”薛明凯冷冷的说道:“你带的人手足够吗?”
 
    “五个人,而且,我们全部都带了枪。”保镖信心满满的说道,在他看来,苏锐和张紫薇面对他们这些专业保镖,不会有任何的抵抗能力,只能乖乖束手就擒。
 
    薛明凯的胸膛剧烈的起伏了着,思考了两分钟才说道:“安全第一,暂且在附近盯着,如果等到明天,确定附近没有任何陷阱,再增派人手动手也不迟。”
 
    这也说明薛明凯的手下并没有什么跟踪的经验,如果是专业的特工来干这件事,遇到苏锐的试探,肯定就选择超车,将其远远甩开,以此打消对方的疑问,然后再派第二组继续跟踪。
 
    “薛明凯真是咽不下这口气呢。”张紫薇轻笑,在苏锐的身边,她倒是没有半点的紧张。
 
    “输了那么多钱,谁心里都不会好受。不过既然赌了,那就该愿赌服输,既然现在输不起,不如当初就不玩好了。”
 
    苏锐微微一笑,车子再度加速,而他身后的一辆车也随之跟上。
 
    “咱们要把他们甩开吗?”张紫薇问道。
 
    不过是一群菜鸟而已,没有必要甩开,只要他们敢来,那就轰出去好了。”苏锐混不介意。
 
    如果他把车技施展开,那么后面的车子肯定不是对手,但是苏锐懒得这么做,他还要故意放个诱饵给对方呢。
 
    和薛家动手之前,他当然要查探清楚,对方那些子弟的心性到底怎么样,要尽可能多的让对方暴露出问题来。
 
    张紫薇身为青龙帮的高层,自然见过不少这样的场面,但是却极少以身作饵,要是在以往,遇到这种情况,直接就让战堂上去把对方给包饺子了。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她对接下来的事情反而有一丝期待和新鲜感。
 
    到了酒店门口,苏锐和张紫薇从进门到坐电梯,从头到尾都没有回一下头,哪怕他们知道身后有人在跟踪。
 
    “今天晚上,我住你的房间。”苏锐在电梯里面说道。
 
    这一句话,就让张紫薇的心跳速度加快了许多。
 
    “好。”张紫薇知道这是为了安全起见,不过心中还是带有了些许期待,俏脸之上已然飞上了一层红晕:“不过我的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床。”
 
    “我睡沙发。”苏锐笑了笑,点了点张紫薇的额头:“怎么,你还指望着和我发生一些暧昧的事情吗?”
 
    “我才没有那么不堪。”张紫薇还在嘴硬。
 
    苏锐也确实不是想要占张紫薇的便宜,他虽然不在乎薛明凯对自己的报复,但是却在意张紫薇的安危。
 
    果然,进了房间之后,苏锐简单的冲洗了一下,便躺在了沙发上。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