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对面房间的一个男人才离开了猫眼揉着眼睛和脖子

时间:2018-10-26 21:10 文章来源:互联网

 等到张紫薇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苏锐已经呼吸均匀的进入了梦乡。
 
    “这个家伙。”凝视着苏锐的脸,张紫薇苦笑了一下,也将邀请苏锐上床睡觉的想法从脑海中抹去,而后便熄了灯。
 
    在酒店的楼下,一辆朗逸旁边,五个男人正站在一起抽着烟,几个人都仰着头,看着上方。
 
    “关灯了,估计这一男一女要上床睡觉了。”
 
    “赢了那么一大笔钱,肯定得好好的庆祝一下。”
 
    “估计都有可能会干一整夜吧!”
 
    几个人真的是越说越不堪,一起放声大笑。
 
    “如果这个时候动手,那么这两人肯定死定了。”一个保镖说道:“咱们可是五个人啊,还能虐不了他们两个?”
 
    “是啊,做掉了他们,然后拿回那笔钱,薛少肯定会对咱们很满意,到那个时候,奖金什么的肯定不用说了。”
 
    五个人中,有四人都赞成提前动手。
 
    他们是专业保镖,每个人的身手都不错,而且身上都带着枪,对于这种装备和身手来说,搞定手无寸铁的一男一女,实在是不需要耗费什么力气。况且这里是南阳,有薛家的撑腰,他们需要害怕什么?
 
    “可是五少爷让我们明天再动手,他怕万一对方布下陷阱,说不定就是在等着我们上钩呢。”这个保镖头目之前跟薛明凯通过电话,虽然他非常想要动手,但还是决定再忍一忍。
 
    “可是,老大,这次的机会实在是太好了,咱们可有五把枪,完全不需要怕他啊!”几个人还是立功心切,他们心想,如果从苏锐手中把那将近两个亿的现金抢回来,说不定五少爷一个高兴,给他们千把万的提成呢!
 
    “让我想想。”
 
    保镖头目再抽了一根烟,才凝视着那个已经熄了灯的房间,说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今天晚上咱们谁也不走,就在他们隔壁开个房间,轮番听着动静。务必再三确认安全之后,再行动手。”
 
    “老大,你这样是不是谨慎的过火了?我就没看出来这一男一女有什么危险的地方!”已经有个人开始不满了。
 
    “杨迪,我朱林跟着五少爷那么久,最明白他的心思,如果你不按照他的意思来,即便将这两人抓住了,你也一样会受到责罚。”保镖头目凝重的说道:“你们也别对我有意见,小心驶得万年船,这句话放在哪里都没有错的。”
 
    “可是今晚是最好的机会……”那个杨迪又开口了。
 
    “最好的机会?你从哪里看出来这是最好的机会?”保镖头目朱林摇头冷笑:“只要这一男一女没有危险因素,那么无论什么时候动手,对于我们来说都是绝好的机会!并不只限制于今晚!”
 
    …………
 
    “看来他们还真耐得住性子啊,倒是让我睡了个安稳觉。”
 
    第二天早晨七点钟,苏锐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这酒店的沙发很舒服,睡了一夜也不像以往觉得腰酸背痛。
 
    走到窗户边看了看,那辆朗逸仍旧停在楼下,苏锐的嘴角勾起一丝笑容来。
 
    根据他的判断,现在车里面顶多只有两个人,剩下的一定在酒店里面开好了房间,说不定就在自己的隔壁或者对面。
 
    不过,那又怎样呢?一群乌合之众,在苏锐的眼里,连小鱼小虾都还算不上。
 
    张紫薇也悠悠醒转,她穿着一身白色丝质睡裙,撑着身体坐起来,头发微微蓬乱,看起来倒是别有一番风情。
 
    “睡的怎么样?”她柔声问道,醒来后的第一眼就能够看到苏锐,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还不错,但是有人可睡不好了。”苏锐指了指楼下。
 
    张紫薇并没有丝毫的意外,站起身来,走到苏锐的旁边,望向楼下:“他们可真够有耐心的。”
 
    张紫薇的睡裙里面并没有穿紧身内衣,而是一件薄薄的吊-带衫,如果苏锐不在旁边的话,她连这件衣服也不会穿的。
 
    不过,即便没有支撑,也是能够看出来某处的挺拔,站在苏锐的视角,只要稍稍低头,就能够看到一抹醉人的雪白,对方淡淡的体香已经钻进了他的鼻孔。
 
    此情此景,确实很容易撩拨人。
 
    苏锐拍了拍额头,强行收回心神:“走吧,我们洗漱一下,然后下楼吃早饭,我估计他们很快也要按捺不住动手的**了。”
 
    等到两人走出门之后,对面房间的一个男人才离开了猫眼,揉着眼睛和脖子,说道:“尼玛,终于出来了!”
 
    他们三个人呆在这里,两个人呆在楼下的朗逸中,一小时换一次班,轮流监视,简直就是望眼欲穿。此时此刻,终于见到苏锐和张紫薇走出来,简直兴奋的不行。
 
    “老大,我们行动吧!”杨迪问道,他一整夜都没睡着,就想着干掉苏锐拿到奖金,此时听到同伴这样汇报,他抽出手枪就要冲出去。
 
    “再等等!”保镖头目朱林是个极为谨慎的性格,皱着眉头说道:“两个人手握那么一大笔钱,应该不至于这样大摇大摆才是,有可能是陷阱。”
 
    “又是陷阱!老大!咱们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机会从身边溜走不成?”杨迪都快愤怒了:“这样思前想后,咱们怎么向五少爷交差?”
 
    他不仅是立功心切,表现**也极为强烈。
 
    “通知楼下的两人,务必盯上他们,瞅准人少的时候,动手!”朱林思考了一下,终于做出了决定。
 
    苏锐和张紫薇优哉游哉的来到餐厅,简单的选了几样早点,便边聊边吃。在他们几米外的桌子上,还坐着两人,这俩人看起来眼圈发黑,眼袋浮肿,头发蓬乱,很显然昨天在车上窝了整整一夜的滋味不太好受。
 
    朱林杨迪等三人坐在另外一张桌子上面,一边吃着,一边警惕的看着苏锐,由于看的实在太频繁,就连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们的目的不单纯。
 
    “我们隔壁两桌的人一直在看我们呢,他们的眼睛不疼吗?”张紫薇轻笑道,她抬起头,扫了一眼,那些薛明凯的手下立刻把眼光挪开。
 
    “他们太不专业了,还偏偏非要装出一副很专业的样子,我这种完美主义者简直忍不了。”苏锐说道。
 
    “你还完美主义者?就知道往自己脸上贴金。”张紫薇嗔道。
 
    “难道我不完美吗?”苏锐极为自恋的说了一句,然后把杯中的牛奶喝完,站起身来:“既然他们看的这么累,我就去让他们歇歇眼睛好了。”
 
    说罢,他便走到了朱林那一桌旁边,而后在对方极为惊愕的目光中,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
 
    看到苏锐这样,这三人齐齐把手伸向了腰间,握住了枪柄!
 
    如果苏锐敢有什么动作的话,他们宁愿在酒店开枪,不惜引发骚-乱,也要打死这个家伙!
 
    苏锐似乎没看到三人的握枪动作
    在这之前,朱林的脑海里面有过很多和苏锐见面的设想,但是他唯独没有想到,苏锐竟然会主动坐到他们的身边!
 
    不仅是他,周围的几个保镖都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跟踪目标竟然主动来套近乎,这特么的究竟是唱的哪一出啊!
 
    几人的手就这样放在腰间的枪柄上,拔出来也不是,不拔也不是,一个个的脸都憋成了猪肝色!
 
    “哥几个,你们怎么了?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啊。”苏锐很关切的问道,他的胳膊还搭在朱林的肩膀上,看起来就像是多日未见的老熟人。
 
    朱林的身体很僵硬,但是心中却也存着警惕,他也在薛家擂台出现过,不知道苏锐是否记得住自己。
 
    如果被对方发现,那么可就要有点麻烦了。
 
    “我想你应该是弄错了,我并不记得我见过你。”朱林深呼吸了一口,努力释放了一丝紧张的心情,才警惕的说道。
 
    “哎呀,记不记得我并不重要,就像我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你,但是却觉得你们很熟一样。”苏锐笑眯眯的,“我这个人一贯爱交朋友,既然见面就是有缘,不妨咱们也认识一下。”
 
    说罢,他主动向保镖头目朱林伸出手来,道:“我叫苏锐,不知兄弟怎么称呼?”
 
    “我叫朱林。”朱林也勉为其难的伸出手,和苏锐握在了一起,那表情看起来就跟吃屎噎到了一般。
 
    “幸会,幸会。”
 
    苏锐紧接着和接下来的俩人都握了握手,由于他伸出的是右手,因此这几人不得不把枪柄松开来回应。
 
    张紫薇在一旁看的已经憋不住笑了,浑身在轻轻颤抖,显然忍的好辛苦。
 
    “哥几个,互相留个号码吧?方便咱们日后联系。”
 
    苏锐说着,对朱林说道:“兄弟,你号码多少?”
 
    由于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并且狗血程度远超想象,薛明凯的手下竟然全部都忘记了拒绝苏锐,反而把号码都告诉了他。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