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属下只是给五少一个建议毕竟一次两次的损失都是正常现

时间:2018-10-26 21:01 文章来源:互联网

   一个杯子摔碎在了墙壁上!
 
    “这个菜鸟,我要弄死他,我一定要弄死他!”一个年轻人满脸狰狞之色,看着面前的大监控屏幕,气的咬牙切齿!
 
    “五少!五少先不要生气!这明显就是个投机取巧的菜鸟,一定活不过太久的!”一旁的美女秘书赶忙安慰,还伸出一只纤手,在男人的胸前小心的抚摸着。
 
    “害得我损失了两千六百万!我才接手这擂台不到两个星期,如果在我手里收入减少了,我怎么交代!都是这个菜鸟,该死的混蛋!”
 
    此人便是薛家五少,薛明凯!
 
    美女秘书也只能无奈的劝解:“没事的,五少,这都是正常现象,做生意都是有赢有亏的。”
 
    不过,嘴上虽然在这样讲,女秘书的心里却暗道:“不顾众人的劝阻,一下子就扔进去那么多钱,哪怕是稳赚不赔,也不能这样冒进啊。”
 
    薛家虽然有着数据分析团队,但是这里拿主意的人无疑是薛明凯,就算数据团队不支持这样投注,但是也挡不住薛家核心子弟的一句话。他说要砸多少钱,那就得砸多少钱。
 
    这个黑拳擂台是薛家涉足地下世界的第一步,薛明凯能够掌管这里,足以说明他很受家族高层的器重,不过,薛家五少实在是立功心切,急功近利的程度简直让人咋舌,刚才的那两场比赛,彻底暴露了他的赌徒心理。
 
    “把这个菜鸟的资料给我拿来,敢让我损失那么多,我也一定不能让他好过!”薛明凯气的面色铁青。
 
    这个时候,一个秘书模样的男人走过来,恭恭敬敬的说道:“五少,咱们家的擂台之前都没有过这样报复拳手的事情,这个菜鸟也算是有一点实力的,如果能够运用得当,也是可以为我们赚钱的。”
 
    “你在教育我?”薛明凯扬了扬眉毛,声音之中透出一股阴冷的味道来。
 
    “不敢,不敢,属下只是给五少一个建议,毕竟一次两次的损失都是正常现象,不必因此而报复拳手,他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咱们的摇钱树。”这男秘书说着,心中还在叹息,之前请的职业经理人管理这擂台不是挺好的吗?现在为什么非得让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少爷过来瞎指挥?
 
    啪!
 
    他才刚刚说完,一个巴掌便扇在了他的脸上!清脆响亮!
 
    薛明凯还不解气,扇完之后,又重重的踹了对方一脚!
 
    男秘书连续踉跄了好几步,才堪堪的稳住身形!
 
    “我该怎么做,不需要你来教!再敢多说一句话,我让人缝上你的嘴!”薛明凯红着眼睛,重重的拍了拍桌子。
 
    盛怒之下的薛家少爷是没人敢惹的,美女秘书小心翼翼的问道:“五少,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这成本我必须要收回来!”薛明凯恶狠狠的说道:“不仅要收回成本,这个菜鸟也必须要废掉!我不想看到他再出现在擂台之上!”
 
    薛明凯站起身来,声音冷酷:“让他上笼中决斗!”
 
    之前那名男秘书还捂着脸说道:“五少,我们这里上铁笼决斗都是自愿的,如果拳手不愿意决斗,那么我们是不能强迫的!”
 
    “规则都是人来制定的!”薛明凯指着两边的保镖:“把他给我拖出去,找到针线!嘴巴缝上!”
 
    “无论你们采取什么办法,色诱也好,金钱笼络也罢,必须要让这个菜鸟上生死擂台!”
 
    …………
 
    事实上,邵飞虎并不是容易冲动的人,毕竟他是首都军区侦查大队的大队长,如果是个冒进之辈,也不可能坐在这个位置之上。
 
    但这里是地下世界,他的一身束缚已经随着两场拳赛之后被彻底解开,体内的能量也迫切的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
 
    “菜鸟,你愿意登上生死擂台吗?”裁判放下耳边的对讲机,问道。
 
    一听这话,苏锐立刻拍了拍脑门……这事情的走向和他预想的一点不差。
行。”邵飞虎跳下了擂台,连续打了两场,都没怎么出汗,就已经赚了三百多万。
 
    “普通区已经没有你的对手了。”裁判说道:“猎豹是普通区全胜战绩的拥有者,你击败了他,你就是这里最强的,但是生死擂台还有很多高手等你挑战。”
 
    “不感兴趣,我是来挣钱的,不是来杀人的。”邵飞虎瓮声瓮气的说道,这货演的倒挺像。
 
    “如果你赢了,就有一千万的保底奖金。”裁判接到了指示,已经开始了诱惑。
 
    事实上登上生死擂台的保底奖金是一百万,薛明凯倒是大手笔,直接给邵飞虎提高到了一千万。
 
    “那么多?”邵飞虎摇了摇头:“我跟这些人无冤无仇的,没必要杀他们,我也怕有命赚没命花啊。”
 
    恶虎在一旁不阴不阳的说道:“你不是很强的么?那就去铁笼子里面试一试,看看你还能不能活着!就知道逃跑的怂逼!”
 
    说实话,面对一直在躲避的邵飞虎,猎豹和恶虎都输的很不服气,此时巴不得邵飞虎登上生死擂台被人虐死呢。
 
    “如果给你把保底奖金增加到一千五百万呢?”裁判今天真是循循善诱。
 
    “再多的钱也不上。”邵飞虎摆了摆手,开什么玩笑,自己是个有原则的好同志,怎么可能为了钱去杀人?
 
    “如果我说你必须上呢?”这个时候,又是一道声音从另外一侧传来。
 
    众人转过脸去,只见薛明凯已经走到了附近,眼睛里带着阴森的意味:“要么上台,要么永远留在这里,别想走出去。”
 
    邵飞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冷冷说道:“我不喜欢别人强迫我做任何事情,哪怕你是这个黑拳擂台的庄家,也不行。”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笑道:“我让你们亏惨了,是不是?”
 
    看着邵飞虎的笑容,薛明凯脸上的阴云变得更加浓郁:“你今天必须要上生死擂台。”
 
    “如果我不上呢?”
 
    “不上的话,就是这个结果!”
 
    薛明凯的话音一落,身后的两名保镖已经亮出了手枪。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